平妖二十年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五十七章 王朝安的坏消息

第五十七章 王朝安的坏消息

更新时间:2018-05-20 8:41:38

  如果是别人的话,我们或许还会存疑,然而长戟妖姬是黄泉引内部的人,她既然这么说了,估计八九不离十。

  大司马这职务,在黄泉引之中虽然不算是什么顶尖的职务,但它属于智囊分析的角色,对于黄泉引的整体架构,是有着很全面了解的,更何况长戟妖姬还曾经是噬心魔的养女,这一点,关系比别人要更深一些。

  所以如果长戟妖姬这般说了,事实也许就是如此。

  当然,倘若是长戟妖姬这个时候了还做戏给我们看,先前的一切都只是演戏的话,我们也是没办法了。

  只能怪对方的演技太过于精湛了。

  马一岙对于长戟妖姬透露的消息如获至宝,想要再继续探寻,将长戟妖姬知道的一切都给掏空,然而她却拒绝了马一岙后面的问题。

  她笑着说道:“够了,够了——你们救我一命,而我透露的这三个消息,也将能够救你们一命,这是等价交换,不能太贪心。当然,想要知道更多,也不是不可以,你娶了我,把我当做你的女人对待,奉献出你鲜活的身体,不准勾搭别的女人,那我可以将我所知道的一切,都说给你听,怎么样?”

  长戟妖姬的“将军”,让马一岙有些错愕,他愣了半天,都没有回话,引来了长戟妖姬波光流转的白眼。

  她气呼呼地瞪了马一岙一眼,娇嗔着说道:“没胆子的男人。”

  这女人看上去清纯无比,然而言语和神态之间的风情,却又千娇百媚,让人感慨,的确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存在,然而马一岙却耸了耸肩膀,说道:“我倒是没什么意见,只不过我师父以前带着我过去算过命,说我这人吧,命比较孤,是个和尚命,一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还比较好,倘若是真正跟人在一起,只怕会给别人带来灾难……”

  长戟妖姬赶忙往后缩去,然后说道:“那就算了吧,我壮志未酬,还有许多的事情想去做,要是给你克死了,这得有多亏啊!”

  瞧着面前这对男女明明有着情意,却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语,我在旁边看着,忍不住想笑。

  事实上,我看得出来,无论是马一岙,还是长戟妖姬,都是喜欢对方的。

  他们两个之所以没有选择在一起,绝对不是马一岙所说的“算命”,也不是长戟妖姬口中的“怕死”——这两人都有着自己内心的骄傲,这种骄傲就像披着刺猬甲,离得远了,相互吸引,离得近了,却又会扎到对方。

  不但如此,而且他们还会担心别人的看法、社会的看法以及家人的看法。

  顾及到太多的东西,使得他们本身的感情,没有办法做到极致的单纯。

  他们没办法做到“笑傲江湖”,那么只能“相忘于江湖”。

  我看得很清楚,但我却没办法去改变什么。

  情之一字,太过于复杂。

  我自己都深陷其中,又有什么资格对别人的情感去指手画脚呢?

  所以在又聊了几句之后,马一岙提出了告辞。

  此刻的长戟妖姬虽然身上还是有一些伤势,但有了马一岙的金蝉子精血滋养,问题应该不大,只要给她一点儿时间,恢复起来是很快的,用不着我们担心什么,而长戟妖姬也告诉我们,她在京城这边也有安排,只要恢复得差不多了,就会自行离去。

  对于这事儿,马一岙没有说太多,只是让她注意安全。

  我们告辞离开之前,我突然回转过头来,对长戟妖姬说道:“噬心魔之所以找人杀你,是不是因为你知道它的真身所在?”

  听到我的话语,长戟妖姬的眼眸一下子就聚集了起来,盯着我,好一会儿,她方才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真身之事?”

  我说别人告诉我的。

  长戟妖姬很果断地继续问道:“谁?”

  我想了想,却并没有作出回答来。

  这世间,还残留着游侠联盟这个组织,这事儿我不能跟太多的人说。

  特别是面前这个跟黄泉引有着各种复杂关系的长戟妖姬。

  瞧见我不答,长戟妖姬也没有继续问,而是笑盈盈地对我说道:“你猜我知道它在哪儿么?”

  我摇头,说猜不到,所以才问。

  长戟妖姬冲着我微笑,然后说道:“好,看在你齐天大圣的面子上,免费送你一个问题——这个世界上,知道它真身所在的人,最多不超过三个,而我,并不是其中一位。”

  听到这话儿,我也不管真假,拱手说道:“多谢告知。”

  我与马一岙离开了亚运村别墅,然后往外走。

  我们走出了好远,马一岙停下脚步,回头望了一眼,我瞧见了他眼中的担心和不舍,忍不住说道:“如果喜欢,那就去追求,何必去管世人的目光呢?”

  马一岙摇头,说你不懂的,她内心里面的世界,太大了,大到我都不敢去碰触——一个女人可以有野心,但如果被野心吞噬了的话,实在无法成为良伴,我如果答应了她的话,或许能够过几天舒服日子,但最终我极有可能失去自己的意志,变成女人的傀儡……

  我有些惊讶,说不会这么严重吧?

  马一岙笑了笑,说道:“事实上,她与白虎那女人,是没有什么本质性区别的。”

  白虎?

  我原本还想要劝解马一岙几句,然而当他将长戟妖姬和白虎来作类比之后,我终究还是放弃了劝解。

  相对于我而言,马一岙对长戟妖姬的了解,显然是更加深入一点,而且他看人是极准的。

  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。

  聊到这里,我们不再停留,继续往外走去。

  马一岙对我说道:“今天西城监狱被破,无数嫌犯潜逃,必然是乱作一团锅,而这背后居然还有仇家的影子,更是让人惊骇,我在想,此事可能得去找我师父商量一下,看能不能通过他的渠道,反映给上面知晓。”

  我说直接讲就是了,有必要说得这般迂回曲折么?

  马一岙说道:“仇(qiu)家在京城开枝散叶,关系网大到难以想象,仅仅凭着我们的几句话,不但不会被扳倒,反而有可能会反过来诬陷我们。这事儿得我师父来运筹帷幄,不然我们两个加一起,都玩不过那帮老流氓。”

  听到这里,我点了点头,觉得很对。

  也只有王朝安老爷子这样的人,才能够将这里面的关系脉络给梳理清楚,最终弄出一个解决方案来。

  当时的时候,亚运村还有点儿偏僻,不太好打的,我们等了好一会儿,方才坐上车,等抵达小院儿的时候,已经是很晚的时间了,然而当我们穿过胡同口,走到近前来的时候,却发现有火光,以及大火掠过的烟尘。

  一开始我们并未在意,然而走到小院子前来的时候,才发现着火的地方,却发现就是王朝安所住的四合院。

  什么情况?

  我们往门口走,发现拦着四五人,这些人身穿制服,像警察,又有区别,我们上前的时候,对方拦住了我们,说这儿出事了,让我们止步,不要进去。

  马一岙立刻上前表明了身份,那人听到,拿起了对讲机来,向上面汇报,然后让我们在这儿等待着。

  对方办事,规规矩矩,我们即便是很急,也没有贸然闯入其中去。

  马一岙等那人汇报完毕之后,立刻问道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  对方因为没有得到上面的指示,故而显得非常谨慎,不管我们怎么套话,对方都没有给什么回应。

  他这种疏离的态度让我们大为恼火,马一岙担心他师父的安危,心思难定,面对着对方的阻拦,脸色阴郁,而就在这个时候,从外面走来一行人,带队者却是我们认识的李洪军。

  他走到近前来,瞧见被拦在门口的我和马一岙,立刻上前打招呼。

  当得知我们被拦在门口,李洪军冲着为首那人厉声喝道:“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?这是湘南奇侠的大弟子,他现如今生死未卜,你们还在这里暗中捣鬼,如此腌臜,真不怕出事么?”

  那人的身份不低,被李洪军如此训斥,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.

  他脸色变冷,出声说道:“李队长,这就是你不对了,什么叫做我们捣鬼?我们这也是照章办事好不好?你可不能随便给咱扣帽子,虽然你爷爷是李爱国,可也不能这样啊,我们……”

  他还在辩驳着,甚至拿李洪军的身份来开涮,然而这个时候,马一岙却全部都没有听在耳中。

  他只听到了一句话,脸色顿时就变得漆黑如墨。

  紧接着,他转过头来,对李洪军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你刚才说,我师父,现在,生死未卜?”

973 973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小说推荐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