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妖二十年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五十六章 长戟妖姬的三个提醒

第五十六章 长戟妖姬的三个提醒

更新时间:2018-05-19 19:58:46

  锁骨往下一挪,便是不可描述之地,这位置、这触感、这声音太过于熟悉,一下子就将长戟妖姬的记忆给唤醒了过来。

  她睁开双眼,望着面前这个只有在梦中才能够瞧见的男子,居然毫不犹豫地伸出了双臂,一下子就揽住了马一岙的脖子,然后热情地投怀送抱,报以热吻。

  就如同马一岙先前淡定所说的一般,两人再一次友好地交换了唾沫,表达了最为纯洁的友谊。

  在瞧见长戟妖姬发动的那一瞬间,我的本能反应,让我下意识地将手往怀里摸去,想要掏出金箍棒,来一场“三打白骨精”。

  然而最终我还是忍住了。

  说到底,我并不是在蟠桃园里定住了七仙女之后,只顾得偷桃子的猴子,终究还是解风情的。

  所以我忍住了,往后退开,想要回避,但又怕马一岙中了人家的美人计,被人暗算了去,于是有了这么一个由头,我便光明正大地看着两人缠绵,瞧见这唇齿之间的战争不断进行着。

  很激烈。

  毕竟之前长戟妖姬假扮神户结衣的事情,仿佛就在眼前发生的一样。

  长戟妖姬这个妖孽女子,对于我而言,完全就是一个迷。

  长戟妖姬亲吻的时候无比投入,仿佛下一秒就要死去一般,好在马一岙这人久经情场,并不是那种容易被美色给迷惑的小男孩,很快就挣脱出了温柔网,手往下一挪,顶住了长戟妖姬的压力,然后看着这个看上去像是日本青春高中生的妹子,说道:“我们身后还有追兵,你若是想要活,就得回答我几个问题。”

  长戟妖姬舔了舔都快要被亲肿了的嘴唇,意犹未尽地说道:“你讲。”

  马一岙问:“谁救你出来的?”

  长戟妖姬说道:“有人越狱,里应外合,我趁乱逃出。”

  马一岙又问:“黄泉引要杀你?”

  长戟妖姬说道:“先前我还不确定,现在确定了。”

  马一岙问:“你打算如何?”

  长戟妖姬说道:“先活命,日后的事情,日后再说。”

  日……后……

  这两人的话语里充满了禅机,马一岙琢磨了一下,对她说道:“你应该知道我和侯子的处境艰难,你倘若是跟以前的社会关系有半点儿牵连,又或者刚才是在演戏忽悠我,那么我将你给带走,就是给自己的脖子上套上绞索。”

  长戟妖姬点头,说你可以不用救我,将我放在一个角落处,让我可以躲藏即可。

  马一岙却说道:“不,我选择救你。”

  说罢,他咬破了右手中指的指间,将鲜血滴入了长戟妖姬有些红肿的嘴唇上去。

  长戟妖姬此刻浑身都是伤痕,状态萎靡,然而鲜血滴落唇间,几秒钟之后,顿时就来了精神,张开粉嫩的樱唇,吸住了马一岙的手指,如同舔冰棍儿一般的吮吸着。

  这回,我转过了头去。

  半分钟之后,马一岙对我说道:“侯子,我们走。”

  他已经将长戟妖姬给背在了背上去。

  两人没有选择乘坐出租车,而是尽量往偏僻人少的地方走去,马一岙让长戟妖姬专注引气,借助金蝉子的力量,迅速恢复过来,所以也没有与她交谈,而是跟我商量:“现在的情况有点儿复杂,估计黑白两道,都在找她,我们得想办法。”

  我说去旅馆、酒店是不行了,肯定被人监控、排查。

  马一岙说道:“这样吧,把我的面具给她戴上,等她恢复妥当之后,我们去弄一套衣服来,让她穿上,然后我们打车返回亚运村去——让装修的人这两天先别开工。”

  我点头,说好。

  我不太清楚马一岙为什么不将长戟妖姬带到我们现在的住处去。

  不过马一岙这么说,自然有他的考虑,所以我也没有否决。

  这般说了,我们当下也是照做,绕了一大圈,确定将身后的追兵甩开之后,我去附近一处夜间营业的地摊上买了一套衣服,然后马一岙带着长戟妖姬去公共洗手间里换上,包括脸也是,随后我们打的离开。

  而在车上的时候,长戟妖姬的精神也渐渐恢复过来。

  很显然,马一岙的金蝉子体质,再一次地发挥了功效。

  抵达了亚运村的别墅之后,三人进了房间,我们来到了二楼,那儿有一个折叠床,是装修工人留下的。

  马一岙让长戟妖姬坐下休息,然后开门见山地说道:“我先前问你有什么打算,你没聊,现在可以说一下么?”

  脱去了面具,恢复了青葱稚嫩面容的长戟妖姬含情脉脉地看着马一岙,然后说道:“你若是愿意我做你的女朋友,我便跟着你,不离不弃。”

  马一岙摇头,说道:“凭你目前这敏感的身份,绝无可能。”

  长戟妖姬退而求其次:“做情人,也可以。”

  马一岙眯眼,缓声说道:“我们可以认真地聊一下么?毕竟我和侯子可是冒着巨大的危险,将你给救下来的——你应该知道,如果我们的身份被尚大海等人发现了,将会是一场巨大的地震。”

  长戟妖姬没有再“情情爱爱”,而是恢复了冷静,然后说道:“我这两年,也有一些布置,所以倒也不怕孤家寡人一个。”

  先前的长戟妖姬,仿佛一个痴迷情郎的可爱小女孩儿,然而当她恢复沉静的那一瞬间,我仿佛又瞧见了她先前那个冷眼旁观的观察者身份。

  这个女人,不简单。

  我还有些惊讶,而马一岙对她的表现显然已经习以为常,跟她开始谈话:“噬心魔为什么要杀你?”

  长戟妖姬犹豫了一下,方才说道:“因为,我是近年来,少数几个见过他本尊面目的人。”

  马一岙问道:“这并不是杀你的理由。”

  长戟妖姬说道:“只是其中一个,另外就是我被抓起来了,很有可能暴露一些对它不利的信息,再有一个,那就是它极有可能发现我这几年来所作的一些事情,与它的安排并不一样。”

  马一岙看着她的双眼,说道:“你与它,并不是同心同德,对吧?”

  长戟妖姬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对的,它的终极目的,是吞噬一切人类的心灵,创造一个只有它自己一人的心灵世界,借以封神,而吞噬的人里面,包括为它卖命的我们。虽然我的生命,以及我的力量都是它所赋予的,但这并不代表着我愿意去死,愿意为它付出生命。”

  马一岙笑了:“所以,求生欲让你背叛了它,对吧?”

  长戟妖姬认真地说道:“我不是背叛它,我只是求生存而已,而且它的所作所为,到底是逆天而为的事情,终究是要灭亡的,我并不愿意为它陪葬。”

  马一岙说道:“正因如此,你才会三番两次的帮助我?”

  长戟妖姬点头,说道:“对,事实上,它对我的怀疑,最主要的就是来源于我的几次办事不利,而这些事情,几乎都与你有关。不过我这么做,并不是因为我与你之间的关系,而是因为如果它得到了你,掌握了进入永生的密码,那么它想要做的事情,很有可能就会成功,而所有的人类,都有可能被他吞噬了心灵去,这个世界,将会是一片荒芜,那是我所不愿意看到的。”

  马一岙说道:“没想到你还深爱着这片土地。”

  长戟妖姬说:“对,而我还爱得深沉。”

  马一岙眉头一挑,说道:“没想到你还是文艺女青年——不跟你贫了,说说噬心魔的计划吧,据我所知,他已经夯实了东南亚的统治,并且集结了大军,准备大举北上,重归故土,与此同时,就在今天,五大宗门一齐被袭,七种武器之中的五种,都有可能被掳,作为一个刚刚诞生不久的组织,夜复会是不可能有这样的组织力量,这背后一定有黄泉引,或者其他组织在推波助澜……”

  长戟妖姬摇头,说道:“我们在里面的职能不同,分管的方向也不一样,你说的这些,我都不知道,所以我没有办法给你说什么。”

  听到这话儿,马一岙眯起了眼睛来,说道:“我们冒死将你给救出来,并不是想听你说这些的。”

  长戟妖姬想了想,然后说道:“我可以告诉你们三件我知道的事情。”

  马一岙说:“请讲。”

  “第一件,它在南亚吞服了十六名小乘佛教的高僧,并且在流亡印度达兰萨拉的那位宗教领袖帮助下,融合了一位转世活佛,从而进入了自己的全盛时期,当今天下,能够敌得过它——我想不出来有谁,就算是住在梵蒂冈教宫的那位,手持圣器,也是如此。”

  “这么恐怖?”

  “第二件,因为对于大中华区传教受阻的耿耿于怀,这一次的北上,梵蒂冈教宫很有可能派了观察员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“第三件,夜复会之中,对于黄泉引的加入讨论十分激烈,有人自以为能够钳制住夜复会的人手,但那些人到底还是太理想主义了,根本不明白噬心魔的可怕,除了手段之外,它最恐怖的,其实是心机——事实上,夜复会里面的许多人,已经投靠了它。所以,尽管夜复会一直谋求独立自主的地位,但最终,极有可能会成为黄泉引的附庸,甚至傀儡。”

972 972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小说推荐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