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妖二十年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二十二章 顾尾难顾首

第二十二章 顾尾难顾首

更新时间:2018-03-23 13:13:59

  此番一去,危险重重,甚至有死无生,然而我却夷然不惧,因为我知晓,如果我不能够及时挺身而出,那么我们整个科考队就有可能在此覆灭,而就算是没有覆灭,出现任何变故,都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,甚至有可能就找不到白虎秘境了。
  
  而如果找不到白虎秘境,那么能够让我渡劫的乌金就再也找寻不到。
  
  找寻不到乌金,渡不了劫,那我其实也没有几天好活的了。
  
  正是明白这一点,我方才会如此卖力。
  
  帮人即是帮己。
  
  自知死亡不远,我方才会每一次的战斗,都有着必死的勇气,在做好了心里建设之后,我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,越过人群,冲到了交战的最前沿来,这桥面的宽度,最窄的地方其实只有七八十公分,而最宽的也就一米多一点,我们这边已经靠近了彼岸,所以会宽一些——但也宽不了多少。
  
  唐道一个人顶在最前面,四五把兵器,长刀与枪,还有狼牙棒,挥舞而来,他却只有一根青铜鞭(与锏相似,并非软鞭)在手,扛得十分艰辛。
  
  我一棒下去,却是将敌人凶狠的气势给压了下来,然而对方的兵器一齐架来,却仿佛敲在了铜墙铁壁之上一样,力量反而将我给震得双臂发麻。
  
  都是高手。
  
  强人。
  
  我瞧见唐道身上已经有伤,知晓在刚才的时候,他以一己之力,挡住众人,显然是有些顶不住的。
  
  倘若不是我及时出现,只怕唐道就要给这一帮人用最为猛烈的方式打败。
  
  或者死,或者跌落山崖。
  
  如果真的是这样,对于他身后的这一帮兵哥哥,可真的就是一场灾难了。
  
  对于科考队来说,也是如此。
  
  想到这后果,我心中发凉,种种后怕、惊悸汇聚于心,却越发地兴奋起来,不由得想起了马一岙之前跟我说的话。
  
  是骡子是马,就得拉出来遛一遛。
  
  要不然,谈什么让人刮目相看?就算是我们已经改变了众人心中的印象,但我不介意更加强烈一些。
  
 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。
  
  先锋手!
  
  生死门!
  
  五行开!
  
  生死路!
  
  不知道为什么,我此刻并不能用望气来查探敌人的实力,但却知晓,这是我有限的人生之中,遇到最麻烦的敌人,倘若不用全部的实力和精神来应付,恐怕会一个照面不到,就给人直接撸下去。
  
  所以我没有任何的犹豫,上来就用了最为得意的手段,九路翻云一出,将这些家伙的气势给直接压了下去。
  
  九路翻云,当真是实战之中练就而出的一等一法门,正所谓“狭路相逢勇者胜”,我或许并没有足够的实力碾压这帮人,但是在起手的气势上,却将来敌都给拦住。
  
  除此之外,金箍棒的先天优势也在这个时候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  
  正所谓“棍扫一大片”,那一根棒子在手,防御的范围却是颇大的,舞动起来,宛如一道铁皮铜墙,敌人就算是有百般手段,在短暂时间内,也没有办法突破我的防线。
  
  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
  
  当我将唐道所承担的全部压力都承担下来之时,终于抽出了时间和精力来,打量着我眼前的敌人。
  
  此时此刻,他们依旧全身笼罩在一大团的黑影之中,黑衣长袍,头颅被藏得严严实实,而身上却是穿得有甲胄的,而正是这些防范严实的甲胄,让他们在充满了神秘感的同时,又拥有着极为可怕的防护力,就算是现代兵器的巅峰,那些子弹,都无法穿透这帮人的防备,将其伤了分毫。
  
  这些本来是为了防范冷兵器的甲胄,在运用得当的情况下,真的能够抵挡热兵器的攻击,着实让人惊骇。
  
  当然,这里所指的热兵器,也只是通指步枪,而非手雷之类的爆破品。
  
  之所以不敢用,却是因为我们置身在这悬空而立的桥上,倘若是有个什么闪失,桥若断了,只怕我们所有人都未必能活。
  
  与此同时,我也瞧清楚了敌人的数量。
  
  不是三五人。
  
  出现在我视野之中的,差不多有十来个,而在后面更远的一段距离里,居然还有数个黑影,再后面黑乎乎的,更不知道有多少人。
  
  这儿的,居然还只是先锋,后面的还有大部队。
  
  这些都是什么人啊?
  
  我心中惊骇,手上却并不停歇,连续几手的九路翻云使出,将人打得节节后退,随后我头也不回地喊道:“快走,快走,我拦不了多久。”
  
  的确,面对着如此强敌,我的确是拦不了多久,特别是敌人在短暂遭挫之后,从后面调来一大汉,此人手中提着两把板斧,跟《水浒传》里面的给天杀星李逵一样,有着两膀子浑厚的力量,猛然挥来的一斧子,却能够带着天寒地冻、山峦倒塌的气势。
  
  面对这样凶猛的沙场战将,我顿时就感觉到自己的气力有点儿赶不上对方了,当下也是在喊出那句话后,就点燃了身上的烛阴之力。
  
  自从度过第三劫之后,我的实力算得上是有了一个质的飞跃,不但是与人拼斗的气力,还是血脉中的妖力,都在飞速成长,之前许多做不出来的操作,此刻都已经心平气和地使出,就连那六甲神将化身的金甲之气,也能够在平日里构建而出,按理说,是不用使出这等瞬间提神的手段。
  
  毕竟这玩意就跟打鸡血一样,贸然提升自己的实力,带来的后果,就是时效一过,全身虚脱。
  
  不过此时此刻,我感觉到,如果不拿出自己最强的实力来,是根本抵挡不住敌人的。
  
  所以我不得不将自己的状态,直接提升至最强一面。
  
  轰!
  
  烈焰瞬间燃烧,它现在已经变得更容易控制了,而即便如此,还是不留情面地吞噬着我身上的衣服,取而代之的,是那从我体内浮现出来的六甲神将之气,将我的全身包裹,也化作了金色甲胄。
  
  一瞬之间,我变成了那金光灿灿的金甲神将,手中的金箍棒也在瞬间变得通红,火光四溢。
  
  铛、铛、铛……
  
  手持金箍棒,我猛然挥动着,敌方并没有防备这突如其来的爆发,不但那个持斧壮汉被我逼得连连后退,还顺带着将一强者给直接砸中,将人直接带到了半空之中,然后猛然一甩,那人落到了离桥三五米之外的地方去,落下之时,发出一声惨叫,却是径直下落,跌落深渊之下去,带着一声惨厉的尖叫,急速坠落。
  
  那深渊无底,那人的惨叫一直持续了好一会儿,渐渐远去,知道我们听闻不到。
  
  而这期间,彭队长终于带领着科考队的众人克服了当前困难,走到了彼岸处。
  
  当所有人的人都脚踏实地之后,他解开了绳索,冲到了桥上来。
  
  这人的手中,有一把组装而成的黑色长刀。
  
  长刀之上,还有未曾擦拭干净的鲜血。
  
  十年饮冰,难凉热血。
  
  杀!
  
  在这样狭窄的地方,只要有着足够的本事,御敌其实并不是一件难事,特别是像彭队长这样的天机处强者。
  
  他拖刀而来,猛然冲上,我瞧见他气势惊人,不得不让出位置来,却见彭队长整个人都冒着一股如海壮阔的气息,长刀所向,犀利无敌,铛铛铛,斩杀数下,居然无人能抵,就连那手持双斧,天生怪力的壮汉,话语彭队长的对拼之中,却也落在了下风,一个踉跄,差点儿就栽倒下了桥面去。
  
  当彭队长表现出了具有统治力的战斗力来,并且将两人给斩落桥下之后,衔尾追击的这一帮神秘人终于扛不住了,他们开始向后撤离。
  
  彭队长却是得理不饶人之辈,敌方退却,我方终于能够保住安全,他居然并不停下,提刀追杀。
  
  长刀所向,刀光粼粼。
  
  轰!
  
  一开始敌人还是且战且退,到了后来,却是开始狼奔豕突,呈现出溃败之势,不成模样。
  
  不过彭队长并非莽汉,追杀了几十米之后,停住了脚步。
  
  他长长驻足,望着那帮家伙许久之后,方才往回走。
  
  他走到我跟前来的时候,我已经将身上的烛阴之火给熄灭,然后换了一身衣服。
  
  不过金箍棒并没有收起,只是恢复了原样。
  
  彭队长拖着长刀,看着我,随后冲着我点头,认真地说了一声“谢谢”。
  
  刚才的情况到底有多危机,他是瞧在眼里的。
  
  如果我不站出来,队伍可能就此崩溃。
  
  他当时在前方,负责带领着整个队伍前行,贸然脱离是绝对不行的,这个时候就必须有人站出来,而他没有想到的,是这个人,居然是我。
  
  我抬起头来,冲他微微一笑,说客气。
  
  千言万语,尽在此中。
  
  两人不再多聊,转身回转,走到了桥头这边,双脚落地之后,一股寒冰顿时就蔓延全身,而与此同时,我突然间发现原本抵达的科考队众人,居然全数不见,而地上,则满是流淌的鲜血,和翻滚不定的恶臭。
  
  到底怎么回事?

806 806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小说推荐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