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妖二十年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二十一章 吃俺老侯一棒

第二十一章 吃俺老侯一棒

更新时间:2018-03-23 12:11:59

  什么?

  “还有人”是什么意思?

  原本就已经被那飘忽不定、诡异莫名的罡风吹得一阵晃荡、心中慌乱的众人,听到唐道的话语,顿时就有点儿懵了,我下意识地回头望去,越过队伍,瞧见唐道手中的强光手电照耀处,浮现出了数个黑影来。

  那些黑影在离我们很远的方向,朦朦胧胧,但是却脚步坚定地朝着我们这边走来。

  瞧见那些人,我的心中一阵狂跳。

  唐道的直觉是对的。

  他先前告诉过我们,说我们的身后,可能会有人跟着,不过这件事情,他只跟我聊过,没有别人,因为他也找不到证据,行进的路上,我们几次停留查看,也没有任何的尾随者,使得我们以为此事绝对隐秘,没想到最终还是有人跟过来了。

  他们到底是怎么跟来的呢?

  又或者,那几个身影,并非是跟随着我们一路过来的,而是原本就在这个地方的土著?

  也就是白虎秘境的守陵人?

  又或者……是幻觉?

  我脑海里无数种可能浮现,越发觉得这件事情透着古怪,只不过我们现在人在桥上,完全没有回旋的余地,危若悬卵,已经是被架在了火上烤着,是进是退,该如何选择呢?

  就在我心中思量的时候,突然一股罡风扑面,那力量十分强大,我一闪身,差点儿站不住脚。

  好在我基础扎实,下盘很稳,深吸一口气,便钉在了原地,没有摇晃,然而我这边刚刚稳下来,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叫,紧接着我感觉到左手手腕上的绳索猛然一坠,将我往下方拉去。

  这力量有些突然,也沉,我被拉了一下,立刻意识到有人坠落桥下去了,赶忙猛然一拉,而旁边的人也与我一样,使劲儿拽着那绳索,将这下坠的力量给扯了回来。

  随后,我回头过去,瞧见坠崖的人,却是马一岙与小和尚中间的黄学而博士。

  他大概是被那突然的罡风吹到,没有稳住身子,所以方才跌落下了桥面去的,好在有马一岙和小和尚,以及其他人在,借用绳索的牵扯,将他给拉住了。

  那绳索是绑着左手手腕的,黄学而坠落下去之后,惊声大叫,使劲儿挥手,吓得不行,而马一岙也及时爬下,随后努力伸出了来,去握住黄学而的左手。

  这个男人,在先前还曾经“威胁”马一岙,想让他将自己的身体捐献出来,以供科学研究,促进医学发展。

  然而当死亡来临之时,他心中迸发出来的恐惧和惊骇,却让他像个孩子一样惊慌失措,放声尖叫。

  反而是马一岙,完全没有将先前的事情放在心上,伸出了手,抓住黄学而,然后将他坚定地往上拉扯过来。

  眼看着黄学而就要拉上桥面的时候,突然间罡风变得越发强烈,呼呼刮来,而且诡异不定,一会儿东,一会儿西,黄学而的身子在桥下晃荡,给吹得跟一纸片人似的,吓得他厉声尖叫着,而在这刺耳的声音中,我们的后方又传来了一声惨叫。

  这回跌落桥面的,却是先前那个被俘的六号战士。

  他的跌落,连带着旁边的一个战士也跟着跌落下去,好在旁边的人反应及时,赶忙拉住了绳索,不过两人的下坠之势,远比一人要强太多,而且此刻罡风猛烈,桥上的人即便是躬身都站立不稳,更不用说去将人给救下来。

  事实上,这时的罡风已经到达了恐怖境地,我不清楚转换成台风,到底会有几级,总之就连我这样的修行者,都感觉下盘不稳,随时都要飞起来一般。

  原本还算稳定的队伍,在这一瞬间就变得慌乱起来,大家几乎都是下意识地趴在了地上,死死抓住桥面,不敢动弹。

  在队伍前方的彭队长实力强悍,面对着这样的罡风,他都还能够屹立桥面上,然后回头过来,大声喊道:“大家镇定,不要慌,所有人挨着桥面,保证自己不乱,等到这阵罡风吹过之后,立刻救人。”

  众人照着去做,不敢动弹,而我则半蹲在地,目光越过队伍,瞧向了远处。

  这桥面之上,是有雾气的,越往远处瞧,事物越模糊,正如同我们刚才还没上桥时,瞧这边是一片黑暗一样。

  而远处的那几个人影,正处于黑暗的边缘,大概是还没有进入罡风区,所以他们的脚步十分平稳,而且速度看着仿佛越来越快,正冲着我们这边过来。

  我的双目,在急剧高温的熔岩之中,凝练出了神通,除了望气之外,还能够调节瞳孔,将很远处的事物不断放大,瞧个清楚。

  所以我眯着眼,仔细打量着,几秒钟过后,我终于瞧见了一点点轮廓,发现那帮人身材高大,手中还持着武器。

  那武器仿佛是长枪,又或者棍棒,看上去杀气凛然,而此刻,却又被他们当做了平衡棍。

  我想要再瞧清楚一些,却发现已经抵达了我的视力极限。

  最主要的,是那雾气有些太浓了。

  如此僵持了一会儿,那呼呼扑来的罡风终于减缓了,众人赶忙去将挂在桥下不断晃荡的三人给拉上来,后面那两个战士我瞧不清楚,但黄学而却是半个身子都挂着寒霜,身子一直都在颤抖,而他的情绪也显然受到刺激,眼泪鼻涕,哗啦啦地流了下来,嘴里嘀咕着什么,却含糊不清,谁也听不清楚。

  张老师安慰了他几句,而这时彭队长则说道:“赶紧走,一会儿的罡风,说不定比现在更加猛烈。”

  听到这话儿,大家不敢在犹豫,继续前行。

  如此又走了差不多一刻钟的时间,大家基本上也找到了节奏,但凡有强烈罡风吹来的时候,便或蹲或趴,而稍微减缓了一下,则立刻加快节奏,彭队长在队伍前面操碎了心,又得指挥,有时还要喊号子,又得鼓励众人,有人恐惧了,腿都迈不开了,他还得大声训斥。

  不过真是在他的领导下,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大块的平地。

  我们终于,抵达了彼岸。

  过桥了!

  目的地在望,而就在此时,我们的身后,突然间传来一阵喊杀声,我回头一看,却瞧见我们的来路之上,冲出了一群人来,这帮人气势汹汹,面目狰狞,正挥舞着武器,朝着我们这边杀来。

  糟糕。

  这帮人,到底是干什么的啊?

  我这边焦急,彭队长更是如此,他大声催促着队伍加快脚步,众人越发紧张,快步前行,朝着前方的行进,然而在这个时候,我身后又传来一阵惊呼,却是黄学而脚下一滑,又跌落到了桥下去。

  绳索上的力量再一次传来,而紧接着,我听到了枪响,并且还有金铁交击的声音。

  队尾处的人,已经跟身后的追兵交上火了。

  我瞧见马一岙再一次地伸手,想去拉黄学而的手,然而这一次的他,情绪仿佛抵达了崩溃的边缘,居然失去了理智,疯狂大叫了起来,然后双手乱挥,完全不去理会马一岙的救助。

  这种情况是很反常的,我望了一眼不远处的对岸,想着黄学而此刻的模样,难道是中了邪?

  也就是彭队长和张老师先前反复提起的事情——心魔侵蚀。

  我瞧着周遭的黑暗和迷雾,心中骇然,不过因为黄学而的坠落,使得队伍陷入停滞状态,而队伍尾部的攻击也越发激烈起来,我瞧见那帮人仿佛不惧子弹,正步步逼近来,而唐道即便是有强悍本事,也抵不过这样的冲击,正在节节败退呢。

  瞧见唐道受难,随时都有可能死掉的样子,我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坚定地将左手上的绳索解开。

  尽管彭队长一再强调,解开绳索,就相当于拥抱死亡。

  但我不得不站出来,为大家的撤离争取时间,不然我们整个队伍,很有可能就都丧命于这奈何桥上。

  陈兢先前的耐心传授此刻起了作用,那绳结被我解开,随后我越过了张老师,越过了俯身在地,去救人的马一岙,然后越过了众人,紧接着,我掏出了金箍棒来,大声吼道:“呔,吃俺老侯一棒。”

  砰!

805 805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小说推荐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