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妖二十年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二十七章 佛门现两宗

第二十七章 佛门现两宗

更新时间:2018-05-06 20:39:43

  如果论及国内修行宗门之中的顶级豪门,不管怎么说,少林都算是其中一个,不管是那数百名的少林武僧,还是达摩院的首座德远大师,又或者至今都没有露过面的残叶大师,都是支撑这豪门牌面的一份子。
  
  而我面前的这位武僧释小隆,在某种程度上而言,也是所有攻擂者里面的佼佼者。
  
  他与五位守擂者之间的差距,其实并不大。
  
  少年豪杰。
  
  所以面对着他,我显得十分客气,也不会去与琅琊王陈柱贤作什么意气之争,与对方拱手为礼之后,将金箍棒给缓缓地掏了出来。
  
  这玩意刚刚拿出来的时候,差不多跟成人的小拇指一般大。
  
  而随着我的妖力灌涌,那金箍棒开始迅速成长起来,化作一根正常大小的棒子。
  
  一头大,一头小。
  
  瞧见这般神奇的变化,台下的围观群众,忍不住大声呼喊起了我的外号来。
  
  齐天大圣。
  
  听到这个名字,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心头既是激动,又有许多的责任在。
  
  背着这个名头的我,不管是对阵任何的对手,都不愿意输。
  
  我不能给千年之前的那个猴子丢人。
  
  释小隆朝着我深深鞠躬,脸色显得十分肃穆和庄重,随后,他将金刚棍平平举了起来,双手合十。
  
  我明白他的意思,这是在向一千多年前的那个男人致敬。
  
  铛……
  
  开战的铜铃响起,原本还恭敬有礼的释小隆,在那一瞬间就暴起,手中的金刚棍幻化做无数的棍影,朝着我周身笼罩而来。
  
  心中越是敬畏,手上越是凶猛。
  
  这个才是纯粹的武者。
  
  我眯眼,在别人眼中仿佛一瞬之间的事情,于我双目的视网膜之上,却能够瞧见很清晰的轨迹,这让我面对着对手的时候,多了几分从容不怕。
  
  我手中的金箍棒,也在这个时候平静地挥出。
  
  两个人手中的金箍棒,在铃声响起的一瞬间,便撞到了一起来,而随后,我们错身而过。
  
  对方的实力,比我要差上一些。
  
  如果单纯凭借着力量的话,我能够在十来招就把他给击败。
  
  但是我并不想这么结束。
  
  凭借着狂猛的力量去欺负人,这对于一些人而言,是毫无问题的,但对于一个对棍法充满着敬畏的年轻人而言,却着实有一些不太友善。
  
  我更愿意让他在这一场比斗中,感受到枪棒之法的美感,从中能够学到一些东西。
  
  强者,以德服人。
  
  铛、铛、铛……
  
  在错身而过的一瞬间,我同一时间挥出了三棒,这三棒看似平平无奇,但实际上却运用了三种奥义,分别是先锋手、生死门和五行开。
  
  “先锋手”最重气势,先声夺人。
  
  “生死门”迷惑人心,厮杀惨烈。
  
  “五行开”引导万物,地水火风。
  
  我学得九路翻云,已经有了好几个年头,对于此法的理解,已经深入了骨子里去,一招一式,意境皆能沉浸其中,并且通过这棒法,影响到周遭的环境去。
  
  棒法练到了极致,便近乎于道。
  
  大道五十,天衍四九,人遁其一。
  
  道。
  
  这个世界上,一件事情做到了极致,就近乎于“道”,而往往这个时候所呈现出来的状态,便是美。
  
  武学之美,暴力之美,极致之美。
  
  我不知道与释小隆交手了多少个回合,双方一开始越打越快,到了后来越打越慢,一直到最后,那释小隆浑身大汗,却是将手中的金刚棍往地上一扔,朝着我长身而鞠,一脸感激地说道:“侯先生好棒法,我不如也。”
  
  我收回了前伸的金箍棒,将其藏于身后,然后平静地说道:“你的降龙伏虎棍法也是精湛,里面藏有大道,日后江湖,定有你的一席之地。”
  
  释小隆诚恳地说道:“多谢指教。”
  
  说罢,他手一招,却是将那金刚棍给收回,然后跃下了台去。
  
  认输了。
  
  我不动声色地将金箍棒收回怀里,朝着裁判示意了一下,随后也转身下了场去。
  
  而直到这个时候,台下看得如痴如醉的一众人等这才反应过来,欢声雷动,远比前几场要更加的热烈许多。
  
  因为在刚才的那一战中,有人瞧见了热闹,也有人学到了知识。
  
  更有人为之顿悟。
  
  这才是观看擂台赛的正确打开方式,许多人看完,都感觉不虚此行。
  
  而我下台来的时候,马一岙与李安安都冲着我微笑致意,而轮换上台的龙三刀更是毫不掩饰地给了我一个大熊抱,然后在我耳边低声说道:“你这么出风头,那个琅琊王可是气得直咬牙齿啊。”
  
  我笑了笑,说不至于。
  
  因为这一天要比二十轮,时间有限,所以龙三刀没有跟我多扯,听到了裁判的声音,直接走上了台去。
  
  而我也走了下来,马一岙和李安安围了上来。
  
  李安安说道:“你对少林的善意,让信长老很满意啊,瞧那边,他眼睛都快笑得眯起来了。”
  
  释小隆虽然实力不如我,但能够与我在台上打得如此精彩,仿佛五五开的样子,也着实大大涨了一波少林的颜面,虽败犹荣,也难怪信长老会如此的高兴。
  
  而且少林寺派出来的武僧,也不只是释小隆一人。
  
  我刚刚活动开了手脚,气血涌动,瞧见李安安的如花笑颜,不知道为什么,心脏忍不住跳动了好几下,而马一岙则低声说道:“那一位看着不是很开心呢。”
  
  琅琊王刚才一招制敌,将对手给击飞了去,显示出了绝对的统治力,大出风头。
  
  没想到我回手就是一场教科书式的精彩比斗,看热闹的看热闹,看场面的看场面,看技术的看技术,更受人欢迎一些,台下欢声雷动,仿佛更受欢迎一些,让琅琊王的脸色有些不是很好看。
  
  我不太清楚琅琊王为什么对我的敌意那么浓郁,总感觉他这人的煞气多了一些,心态没有那么的中正平和。
  
  我也不打算与他化解这梁子,修行者嘛,太多的情绪都是假的,最终还是要手底下见真章。
  
  正要对我有意见,那就抗住这四次的攻擂赛,等到明天的时候,与我擂台上见。
  
  三人行,必有我师。
  
  刚才与释小隆的交手,不只是他有了收获,我也从他的降龙伏虎棍法之中,学到了许多关于佛家禅学的道理。
  
  禅宗作为佛教传入中土之后的佛门类别,它主张的是顿悟法要,“见性成佛”,讲究的是不拘修行,皆指人心。而禅宗佛法,包括禅武,更加注重的是顿悟,所谓“自然——内在——超越”三阶段,特点之一就是“不立文字”,在其形成发展过程中摆脱了前代佛教经典的高深理论,而是依靠修行者的感悟、灵感、直觉去体验、领悟宇宙的永恒。
  
  拳打万遍,其理自现。
  
  天人合一。
  
  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,禅宗的武学与手段,与中国传统的道家文化,又达到了某种契合。
  
  这种契合,体现在了与人交手的武学之上,便是顿悟。
  
  一旦顿悟,便有蜂蜜一样的甘甜,也使得人能够在短时间内,快速的提升实力,达到以前很难翻越的境界,从而修成正果。
  
  这就是为什么刚才释小隆会弃棍认输,并且还要向我表达感谢的原因。
  
  他输了比赛,但是获得了顿悟,相信在不久之后的将来,他的修为就会有一个突飞猛进的增长,而那个时候的成就,远不是现在的一点儿荣誉所能够比拟的。
  
  我回到了休息室,与马一岙、李安安简单打了声招呼之后,闭上了双眼。
  
  我也有所感悟。
  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又轮到了我,我站起身来,走到了后台,瞧见琅琊王风轻云淡地从我身边走过。
  
  他又胜了,只不过这一回的对手有些难缠,我瞧见他的衣服都撕开了一口子。
  
  刚才想必又是一场大战,精彩程度也让人期待。
  
  不过我并不遗憾没有亲眼瞧见,因为在刚才的休息过程中,我感受到的东西,远比凑热闹要值当太多。
  
  我上了台,对手又是一个光头和尚。
  
  不过此人并非是禅宗少林,而是来自于南普陀寺的和尚。
  
  南普陀寺位于鹭岛名山五老峰,前面我们曾经说过修行界大部分的宗门分为三宗五秘,三宗分别是佛门禅宗、密宗、天台宗,而五秘则是“太极、丹鼎、玄真、剑仙和符篆”,少林属于禅宗,而这普陀寺,则是天台宗。
  
  天台宗因创始人智顗常住浙江台州的天台山而得名,学统自称是龙树、慧文、慧思、智顗、灌顶、智威、慧威、玄朗、湛然九祖相承。
  
  禅宗修为可概括为一个性字,密宗修为可概括为一个神字,天台宗修为可概括为一个气字。
  
  特别提醒一下,禅宗的性,是心性。
  
  那和尚叫做明远,三十来岁,瞧见我之后,朝着我拱手,开口说道:“斗战胜佛,请。”

942 942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小说推荐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