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妖二十年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十九章 琅琊王与龙三刀

第十九章 琅琊王与龙三刀

更新时间:2018-05-03 8:46:34

  我们明明是被那叵木给诱惑,达成了条件参赛的,结果到了信长老的口中,却成了我们积极而踊跃的参加。
  
  这事儿他也就随口一说,模棱两可,但意义却完全不相同了。
  
  如此一来,弄得他这个什么青年擂台赛有多么高大上一样,大家都争着抢着要上。
  
  不过当听到另外两个人的时候,我和马一岙忍不住互看了一眼,也有一些惊讶。
  
  事实上,自从王朝安跟天机处的田女皇走到了一起,这些江湖传闻我们就从来没有断过,自然也知晓那琅琊王和龙三刀到底是什么人。
  
  琅琊王陈柱贤,他并非是现在改名为“临沂”的山东人,事实上,此人是东莞人,少年时随父亲乔迁内蒙古,十年修行,终成大道,出道一战,便是迎战外蒙古的狼王世家,一战灭半,深入乌兰巴托,斩草除根,凶名赫赫。
  
  他最终将那拥有两位妖王,十数位大妖和平妖无数的狼王家族会踏平了去,原因却是狼王世家的一嫡孙,玷污了他的青梅竹马,并且虐杀而死。
  
  仇恨让这位陈柱贤战斗力爆表,他仅凭一人,转战千里。
  
  他将那狼王世家灭族之后,将所杀的无数贪狼夜行者下颚左边第一颗犬牙拔出来,妖王和大妖的牙齿做成了一串项链,而其余的牙齿则做成了一根袖珍狼牙棒。
  
  世人听闻,便将他叫做狼牙王,而陈柱贤嫌弃这名号不美,便自作主张,将狼牙王改成了“琅琊王”,觉得贼帅。
  
  只不过现如今的地名改动太大了,以前古代挺好听的地名,到现在已然变了样——所谓琅琊,其实就是临沂,所谓庐州,便是合肥,这名号着实有点儿不太好喊……
  
  比如:石家庄赵子龙,驻马店袁绍,包头吕奉先,保定张翼德……
  
  咳、咳、咳。
  
  琅琊王灭杀狼王全族之后,回到内蒙,在那位没有挑明关系、情窦初开的青梅竹马坟前枯守,如今已经过去三年。
  
  想必三年期满,他也终于走出了阴影来,却不料竟然被信长老给邀请到了这儿来。
  
  琅琊王便已然让人为之惊讶,而那龙三刀也并非虚名之辈。
  
  此人乃黑龙江人,东北胡子的后裔,少年修行,并不出挑,混迹于江湖黑道,但很差,属于跟大哥面前点烟,屁股后面看扒蒜小妹的那种,也不知道怎么了,突然之间就觉悟了,放下一切争端,遁入深山老林,辟谷而待。
  
  如此两年寒暑,他再一次出道,手中拿着一把铮亮的西瓜刀,遇到任何人,出手只有三下,所向披靡,江湖人称龙三刀。
  
  听到这儿,您也许会问啊,咱们说的江湖人,那是修行者,是自小苦修,十几年寒暑,一点一滴这样争天斗地,硬生生苦熬过来的手段,跟那些身上纹个小猪佩奇、就宣称“社会人”的家伙有得比吗?
  
  你且等着,稍安勿躁。
  
  龙三刀在黑道上闯出了一点儿名气,结果没多一会儿,就遇到了麻烦,原来这黑道与修行者的江湖,牵连颇深,特别是在黑省那地界。
  
  所以没多一会儿,就有修行者出头来了,找到他讲数。
  
  这帮修行者在黑省呢,也是属于横行无忌的那种,跟龙三刀聊呢,也不正经聊,甭管有理没理,逮住就是一阵乱碰,然后居高临下,气势强得让人窒息。
  
  不但如此,还各种“草泥马”,凶悍无比。
  
  偷香蕉你就偷香蕉……
  
  咳咳。
  
  总之一句话,人家是真凶,却不曾想龙三刀这把西瓜刀,不但能砍社会人,而且还能砍修行者。
  
  而且依旧是三刀。
  
  砍出第四刀,就算他输了。
  
  等这把西瓜刀一直砍到了黑省赫赫有名的黑无常、平八万的时候,众人才醒转过来——这尼玛龙三刀肯定是得了什么机缘,要不然不可能这般凶猛,跟个畜生一样,让人心头发麻。
  
  尽管砍黑无常、平八万的时候,他已经不再只有三刀了,但你得这么想,黑无常、平八万是什么级别?
  
  一省魁首啊,差不多是巅峰大妖,甚至妖王的实力,也给他砍翻在了脚下,这得多厉害啊?
  
  吓死个人咯。
  
  偏偏人家还有一个贼文艺、女性化的名字,叫做龙小米。
  
  如果说我、马一岙和李安安,算是在南边比较出名的年轻人,那么琅琊王陈柱贤、龙三刀龙小米这两人,则算是北方一带,年轻人的翘楚之辈。
  
  要不说咱们泱泱中华之地,地大物博,什么样的天才少年都有呢?
  
  而且这两人,都不是夜行者出身,更让人为之推崇。
  
  毕竟很多人的传统思想会觉得夜行者之所以强,并非是苦修,而是因为身体里面的血脉力量所在,所以强是很正常的,而修行者就不一样,得一步一步地走下去,那是实打实的苦功夫。
  
  当然,这么想的人,可能是选择性地忘记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夜行者虽然起点高,但路途也十分艰险,稍不注意就是粉身碎骨,万丈深渊。
  
  两种途径,孰优孰劣,其实很难去细说。
  
  都靠各人机缘吧。
  
  人的想法其实也挺好玩,先前的时候,大家都觉得这一场青年擂台比赛因为举办得仓促,而且之前没有尝试过,会觉得很无趣、很Low,但当信长老说出了这一个个近年来赫赫有名的人名来的时候,就连先前最是漠不关心的人,都不由得睁大了双眼来。
  
  事实上,就连先前觉得有些丢脸的我,那种情绪也变得舒缓许多。
  
  只不过,信长老说的话,是真的么?
  
  我、马一岙和李安安来参加,是为了叵木,而另外两人呢?
  
  琅琊王和龙三刀,又是为了啥?
  
  当然,有这怀疑的,不只是我,其他人也一脸不信,有人立刻就站出来质疑,说道:“信长老,如果这些人都来了的话,那这场比赛倒是有得看,只不过,他们真的来了?”
  
  有人附和道:“对呀,对呀,别人不说,那马一岙自从被揭露人中龙凤金蝉子体质之后,就一直在江湖上消失无踪了,怎么可能会出现呢?”
  
  一个明显带着南方省口音的人站出来驳斥:“也没有消失无踪啊,先前港岛霍家的新家主霍京大婚,那马一岙便与齐天大圣一同出现过,而且还应战了东洋鬼子,力敌日本镇国级高手神户大川而不败,那场面,啧啧啧……”
  
  听到他这般一说,立刻就有人来了兴趣,赶忙上前询问,而那人则是一副“我就在现场”的架势,开始现场说法起来。
  
  场间一片混乱,而信长老不得不再一次摇响了铜铃。
  
  当众人再一次陷入安静的时候,信长老说道:“我信大和尚,在这江湖上立足,凭的就是‘诚信’二字,既然这般说,自然就是真的。事实上,我说的这些人,有的已经在了现场,有的则还在路上,不过一定会到。因为某些原因,我就不请他们出来了,到时候咱们擂台上面见吧——那么既然大家都觉得可行,那么我们就继续下一个议题,也就是擂台赛的规矩吧……”
  
  他言之凿凿,并且用自己的信誉担保,大家也觉得堂堂一少林方丈,自然不会哄骗大家,便也信了,接下来便是认真地讨论起了擂台赛的日程事宜。
  
  我和马一岙起先耐心听着,而到了后来,则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了。
  
  这时李洪军走了过来,招呼了我们一声,说道:“龙小米听说你们过来了,便想跟你们提前见个面,认识认识,你们看要不要见一面?”
  
  马一岙看了我一眼,我笑了,说道:“当然。”
  
  李洪军带着我和马一岙走出了大厅,来到了后面一处小院子里来,瞧见黑暗中,有一位瘦高个儿的男子在仰望星辰。
  
  走近一些,那人长相普通,穿着一大裤衩子,脖子上戴着一大金链子,剃着短发,显得十分精神的样子。
  
  李洪军上前,喊了他一声:“小米。”
  
  那人转过头来,而李洪军则跟我们双方介绍。
  
  那哥们儿一听李洪军的话儿,立刻上前来,与我们握手,一边摇,一边说道:“唉呀妈呀,久闻大名,今天终于见到真神了……”
  
  龙小米的名声赫赫,然而人却十分平易近人,一点儿也不端架子,说话也有味儿,一口玉米碴子味儿,透着一股子的幽默。
  
  双方见面,寒暄一会儿,龙小米便自来熟了,跟我们不断恭维,说起我们的事迹,朗朗上口。
  
  马一岙也说他,没想到他“嘿”了一声,说我这算啥,要是没有我师父,我啥都不是。
  
  我一听,很是好奇地问道:“你师父是哪位?”
  
  龙小米有些尴尬地说道:“啊,漏嘴了。那个啥,我这师父脾气怪得很,不愿意让人知道他的名字,也不愿出名。他这人吧,平日里贼拉低调,也没啥爱好,就愿意读点书,做点题,天天买些国际数学周刊啊、物理学周刊啥的看,你说说……”

934 934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小说推荐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