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妖二十年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十三章 行走的力量

第十三章 行走的力量

更新时间:2018-04-30 20:21:51

  虽然夜市里的麻辣小龙虾鲜香麻辣,但跟我父母那店子里面的出品,还是差了几分。
  
  因为没有噬心蜂的蜂蜜存在,使得这小龙虾太过于辣,甚至都有点儿烧心,反而没有了回味无穷的感觉,让人觉得少了几分温婉与柔和,即便如此,李安安还是称赞连连,尝过我家小龙虾味道的马一岙笑了,说道:“若是说起小龙虾,侯漠他们家才是正宗味道。”
  
  我也说对,回头你路过潭州的时候,一定记得去我家的小店吃,替我名字,能打八折。
  
  李安安又是羡慕,又是无语,说道:“凭着我们过命的交情,才能打八折?”
  
  我装作生活艰难的样子,望着李安安面前那堆积如山的虾壳,无奈地说道:“小本生意,可扛不住你这样的大胃王……”
  
  大家哈哈大笑起来,都觉得无比畅快。
  
  次日,李廷卫再次来访,不过这一回倒不是逼着李安安将剑交出,而是告诉了我们一个好消息,那便是他说服了武当的几位大佬,决定此剑交由李安安保管,不过这段时间,李安安得避避风头,就不要再回去了。
  
  他给李安安想了两个去处,然而李安安却告诉他,说准备跟我和马一岙去玩玩。
  
  尽管知道我和马一岙麻烦缠身,跟和我们肯定没什么好事,无比危险,但李廷卫想了想,却并没有作出反驳,只是交代了一下,让她千万要小心一些,不要由着自己的暴脾气乱来。
  
  我和马一岙自然奉上承诺,告诉他我们一定会保护好李安安,不让她受半点儿伤害的。
  
  事情谈妥了,李廷卫有些感慨,说道:“倘若是他还在,武当又如何会这般怯懦,唉……”
  
  他说的那位“他”,却是武当剑仙李景林。
  
  这是武当当代最出名的人物,如同一颗太阳,照耀着武当所有的荣光。
  
  而现如今……
  
  马一岙说道:“武当虽然家大业大,但总归不是一门,难以做到少林那般的齐心,现如今江湖大势风起云涌,夜复会只是一个开端而已,以后的局面将会越来越乱,像武当此刻的乱况,估计是很难应付日后的局面,必须要有人站出来,将武当这个传承数百年的宗门,给集结起来……”
  
  武当不强么?
  
  废话,武当自然强,如果五根手指能够全部集合在一起,攥成一个拳头的话,即便是夜复会,也未必敢掠其锋芒。
  
  但问题在于,武当山的宗门太多,太乱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导致大家并没有将“武当”这个牌子,当作自己的性命,以至于到了最后,都变成了妥协。
  
  必须有人将这种乱况给结束,把大部分人都给团结在一起来。
  
  听到马一岙的话,李廷卫叹气,说道:“当初剑仙这般强大,都没有能够将武当统合为一处,又何况是现在呢?”
  
  我在旁边笑了,咧嘴,露出一口白牙,说道:“以前不能,现在不能,未来未必就不能——或许武当会出现一个女剑仙,将偌大的武当,拧成一股绳呢……”
  
  众人一开始听了,有些懵,随后才想到我这是在说李安安。
  
  李廷卫笑了,说道:“但愿如此。”
  
  李安安却有些害羞,瞪了我一眼,说瞎说什么呢?
  
  马一岙也瞪我,说:“瞎说什么大实话?”
  
  李廷卫与我们聊了一会儿,便离开了,他还需要回到武当山,跟更多的负责人说起此事,给那些乱嚷嚷的家伙一个交代。
  
  他离开没多久,李洪军就赶了过来。
  
  他带来了一个坏消息,那就是经过一.夜的审问,秦老二终究还是没有能够开口。
  
  那位极为擅长刑讯的大佬施展无数手段,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撬开秦老二的嘴巴,一直到最后,连那位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大佬都有些心慌了,因为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,恐怕人就要死掉了。
  
  他平时里习惯了嫌疑人的哀嚎和求饶,此时此刻,面对着这个前所未有的硬汉子,终究还是束手无策了。
  
  不过这人是个受到魔鬼蛊惑的家伙,对于身体的痛觉毫无反应,也是很正常的。
  
  当然,他也没有供出那真武神剑的使用方法。
  
  李洪军对李安安表示了抱歉,而李安安却显然早有预知,平静地说道:“真武神剑乃祖宗留下来的法器,倘若我不能凭着自己的领悟,将其掌握的话,估计也是因为真武大帝的不认可。若是如此,我没有资格继承它,也是理所当然的。”
  
  李洪军大概知晓了武当那边的态度,跟李安安说道:“我们准备将犯人带回京城去了,你也跟着一起去?我上次见到我爷爷的时候,他还跟我说起你呢。他的见识挺广的,不如让他来帮你瞧一瞧?”
  
  说这句话的时候,一向沉稳的李洪军,脸颊上不知道为什么,露出了一抹红色。
  
  他说话的语气,也变得小心翼翼,甚至有点儿讨好。
  
  不过李安安还是拒绝了他。
  
  她说道:“我跟马大哥、侯漠约定了,准备沿着长江南下,去到处走走,看看祖国美好的江山呢,等玩够了,到时候我再去京城拜访李爷爷。”
  
  李洪军有些吃惊地看着我们,好一会儿,脸上方才挤出一些笑容来,说道:“既如此,那就好好玩啊。”
  
  李洪军公务在身,也没有时间与我们多聊,临走前,还特意叮嘱李安安:“到京城了,记得给我打电话。”
  
  他离开之后,马一岙坏笑着说道:“大帅哥似乎很喜欢你呢。”
  
  李安安瞪了他一眼,说道:“就你话多。”
  
  骂完,她想了想,又补了一句:“你们别想多了,我跟洪军哥认识很久了,从小就是世交,我一直当他是哥哥的。”
  
  马一岙不是八卦的人,点到为止,哈哈一笑,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  
  襄王有意、神女无情,这事儿我们作为外人,也不便太多参与。
  
  到了下午的时候,小狗也过来与我们告别。
  
  相对于李洪军,小狗与我们的关系更加密切,所以也随和许多。
  
  作为过命的朋友,小狗一直把我和马一岙当做大哥,好不容易抽出点儿时间来,与我们聊了许多,从他在高研班时的经历,一直聊到了他进入天机处之后的情景,他跟我们聊了许多的案子,自己经历过的,还有听说的,又聊了自己当下的处境,以及修行上遇到的困惑。
  
  不知不觉,便聊到了被抓起来的秦老二,这个与他有着同样血脉的天狗族人。
  
 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他与秦老二之间是有着某种联系的。
  
  如果小狗当初被苏城之给暗算了,也就没有秦老二什么事情了,所以小狗一直对秦老二保持着极大的同情。
  
  他十分困惑,对秦老二也是充满同情,但理智告诉他,秦老二终究还是犯了错。
  
  他只有尽可能地善待他,但并不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。
  
  在这个时候,小狗问了我和马一岙一个问题——如果夜复会是一个完全中立,单纯只是一个为了夜行者谋取正常权力的组织,又会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呢?
  
  听到他的假设,我和马一岙沉默了许久。
  
  事实上,马一岙一直都是弱势夜行者的同情者,他之前做出的许多事情,其实也是想要救助那些可怜的、备受欺辱的夜行者。
  
  而我,正是从那一个阶段熬过来的。
  
  许久之后,马一岙说道:“夜复会哪怕立意是好的,但终究还是被一些野心家给利用了。”
  
  小狗对我们说道:“我的能力有限,但你们两个不同,我想说的是,如果有一天,你们愿意站出来,愿意去改造这个世界,让它变得更加美好、公平、公正、和谐,而我有什么能够做的话,请一定不要忘记告诉我。我,也无时不刻地等待着你们的召唤!”
  
  听到这话儿,我和马一岙都有些感动。
  
  小狗的遭遇,说起来不必秦老二凄惨多少,但他就如同一棵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的莲花。
  
  高洁素雅。
  
  这样的品格,让我们都为之敬佩。
  
  最后,小狗临行前,告诉了我们一件事情,那就是他的母亲,很有可能给他又生了一个小弟弟。
  
  这件事情,他是通过某个渠道得到的,但是没有能够确认。
  
  关于那个弟弟的血脉来源,小狗似乎知道一些什么,但不太愿意去深究,而对于他的母亲,小狗想了很久,终究也没有一个很好的处理方法。
  
  他曾经好几次想要去接母亲到京城来,但都遭到了拒绝。
  
  所幸的一点,是他此刻的身份,让苏家人不敢太过于嚣张,也让他母亲能够在苏家得以生活下去。
  
  这是一件让人很无奈的事情,但这偏偏就是生活。
  
  小狗离开之后,我和马一岙沉默了许久,终究感觉心底里有一股郁郁之气,难以抒发出来。
  
  最后,我咬牙切齿地对马一岙说道:“下次如果在见到苏城之,某必杀之。”
  
  马一岙点头说道:“加我一个。”
  
  又一天,天机处的人撤走了,而我、马一岙与李安安却并没有同行,而是乘车去了武汉,随后沿着长江,一路行走,分别走过了黄石、鄂州、黄冈、仙桃、潜江、孝感、咸宁、天门、随州、荆门和荆州,路上的时候,大家偶尔会聚在一起聊聊天,说说话,而更多的时候,则处于沉默之中,用更多的心思,去感受这天与地的温度。
  
  行走,给了我们异样的感觉和力量。
  
  二十多天之后,我们在荆州一处农家借宿,我与马一岙都睡着了,突然间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,紧接着李安安大声喊道:“我懂了,懂了……”
  
  紧接着,一股说不出来的凌厉之气,从院子里腾然冒出,然后直冲云霄之上去。
  
  我从床上跳起,推开窗户,大半夜的,整个天际,都是一片璀璨光芒。
  
  一剑霜寒,十四州。

927 927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小说推荐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