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妖二十年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四章 宿老血已凉

第四章 宿老血已凉

更新时间:2018-04-26 20:04:51

  两日之后,夜复会如约而至,而且只来三人,当真是好气魄,好胆识,好风采。

  然而与之对比的,则是武当山的一众人等,明明实力不相上下,甚至在人数之上远远胜之,却不得不屈从于对方的淫威之下,如此想想,当真觉得有些乏味。

  难怪李安安会郁闷、不高兴。

  要知道,修行之路漫漫长,不知终点,每一步的行进都难如登天,而修行者一步一步向前,凭的是什么呢?

  凭的是一口锐气,长存心中,唯有心中豁达,方才能够心无挂碍,勇往直前。

  如此营营碌碌,贪生怕死,那你来修那门行,存哪门子真?

  还不如回家去养猪。

  夜复会三人长驱直入,抵达山下广场前,与武当山的人交涉,简单几句话之后,那天蚕真人走上前来,捧出了一个木匣子。

  这天蚕真人我前两天也见过,是顶尖厉害的强者,身上的气息收敛,宛如老翁一般,然而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紫气,却能直冲云霄之上去,然而此时此刻,却脸色平静地将木匣子交出,对于匣子里面的祖宗之物,脸上没有半分不舍。

  他的豁达反倒是让来人有些疑心,那鲲鹏妖师手一挥,旁边的面瘫脸汉子走上前来,开始验货。

  木匣打开,那面瘫脸将铁剑抓在了手上。

  他将长剑横呈,然后用手指,在剑身之上弹了三下。

  第一下的时候,我们隔得比较远,几乎听不到什么声响。

  而第二下的时候,却仿佛有钟声,从远处的山峦中传来,嗡然作响。

  第三下,整个山谷都在回荡那铮然之声,一股寒霜,仿佛充斥于天地之间,让人心生敬畏。

  黑压压的天空之上,本来有乌云密布,遮住月亮,此时此刻,却露出了一丝缝隙,那月亮的光芒从上方垂落下来,照在了那剑身之上,满堂寒霜。

  与之同时,却有一声闷哼,从不知名的地方传来,充满了无上威严。

  而那鲲鹏妖师却仿佛早有准备,大手一挥,却将那空间封印,不让气息继续蔓延而来。

  一直在我们旁边的李安安听到那声音,脸色大变,低声喊道:“真武大帝?”

  我听到也为之骇然,没想到那剑芒冲天,却是引起了真武大帝英灵关注,如此说来,那木匣子里面的剑,却是真的。

  武当众人都觉得不过是一纪念品的真武神剑,在夜复会的人手里,却有如此威力。

  李安安都感觉出了是真武大帝的气息,武当山这派来交易的三人,天蚕真人、浮空道人以及李安安的小爷爷李廷卫,自然也是知晓了,当下也是脸色大变,下意识地上前来。

  祖宗都不高兴了,他们哪里能够坐得住?

  不过夜复会三人并不是善与之辈,当下也是往后一跃,然后那牛魔王怒声吼道:“怎么,你们武当山想要出尔反尔么?”

  他声音沉闷,宛如雷鸣一般轰响,周遭炁场震荡,就连我们这边都能够听闻得一清二楚。

  面对着这等魔君的质问,武当山三老面面相觑,一时之间,却是患得患失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  而夜复会三人这个时候也没有得了便宜还卖乖,当下也是赶紧撤离。

  那计蒙将剑收入木匣中,往后退去,而鲲鹏妖师则开口说道:“多谢武当诸位高义,此剑我们只是暂借,日后定当归还,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咱们来日再见。”

  三人说完,往后飞身撤去,那天蚕真人和李廷卫两人下意识地去追,而浮空道人则走了两步,却又停住了脚步。

  那剑终究又不是他们一脉的,丢了也就丢了。

  犯不着去拼命。

  而天蚕真人与李廷卫两人虽然追了出去,但并没有太坚决,没多一会儿,瞧见人影无踪,却还是停下了脚步来。

  两人对望,不由得长叹一口气,苦笑连连。

  这他.妈,算什么事儿?

  然而就在武当山三位老头儿都停下脚步的时候,我、马一岙和李安安则绕路,朝着前方快步行去。

  因为绕着路,所以倒也用不着担心被瞧见。

  马一岙一边跑,一边问道:“李安安,那剑如此厉害,你们当真是没有瞧出了么?还是说,你之前见过的,一直都是把假剑?”

  李安安气呼呼地说道:“什么假剑?就是我附着气息的那一把。”

  马一岙一愣,说道:“你把那剑养起来了?”

  李安安点头,说对啊,我用我的血喂了它,以气养剑,与它之间产生了某种联系,要不然我凭什么追踪?

  我忍不住笑了,说你们武当诸人,当真是有眼无珠,明明这么厉害的一把剑,却当做凡物。

  李安安瞪了我一眼,说你别乱说,那帮人必然是知道一些解开封印的方法,方才能够如此的,修行之道,诡异无比,倘若是没有方法,任谁过来,也还不是一样?有什么可嘲讽的?

  她这般说,我不由得想起了另外一个人来。

  对于老物件如此了解,让我一下子就想起了白虎来。

  这个女人,且不管她前几百年是如何度过的,后来的时候,却一直都在国家图书馆里当研究员,博闻强识的手段还是有的。

  这件事情,说不定就是她在暗中策划。

  我们继续奔行,在林中快步行走,李安安凭借着自己与那真武神剑的一点儿联系,可以保持着距离,不远不近地跟着,一开始的时候,对方的速度十分快,而李安安与那把剑的感应又有一些距离限制,所以我们差点儿就跟丢了。

  好在她的感应还算靠谱,没多一会儿,又隐约跟上。

  而这个时候,对方的速度也停缓下来。

  三人在林间穿行着,李安安阴沉着脸,冷冷说道:“真武剑居然是真的,这事儿倘若是让前日那帮吵嚷着‘以和为贵’的家伙知晓,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痛心疾首,后悔将宝贝拱手让人?”

  马一岙则显得平静许多,开口说道:“你放心,一般做出这种选择的人,只要不是大难临头,是不可能后悔的。”

  我点头,赞同马一岙的意见:“对的,慷他人之慨,这种事情,如何会觉得难过?”

  李安安越想心中越是不平,愤然说道:“今夜之事倘若是传到江湖上,武当山毕竟颜面全无啊。”

  马一岙叹了一口气,说夜复会为了扬威,这事儿必然是会说出去的。

  李安安越发气愤,而我则安慰她道:“年长者阅历很深,但拼劲全无,武当山的面子,还是得有如你这般的年轻人来撑着。”

  听到我的话,李安安点了点头,继续追逐。

  我们跟了十几里路,李安安突然扬手,开口说道:“他们停下来了。”

  马一岙听到,十分警惕,说道:“是抵达目的地了,还是感觉到我们的存在,准备拦截我们?”

  李安安偏头,仿佛在感应什么,好一会儿,方才说道:“不确定。”

  马一岙看向我,开口说道:“侯子。”

  我与马一岙配合默契,自然知晓他想要我做的事情,当下也是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朝着李安安指引的方向举目望去。

  五彩斑斓。

  在远处,寻常人眼中仿佛黑沉沉的林子里,在我看来,却是五彩斑斓,光华浮现,我眯着眼睛,仔细地数了一数,却有四五十道能够感受得到的光华,还有一些隐藏起来的,全部积累在那儿,仿佛即将爆发的活火山,随时都要将人给吞没了去。

  原来那三人之所以胆敢“单刀赴会”,倒也不是没有准备的。

  倘若武当山真的敢食言而肥,那么夜复会的报复,很有可能就会抵达,而且格外猛烈。

  如此说来,夜复会想拿武当山开刀这事儿,也是真的。

  我将观察得到的结果跟两人说起,马一岙眯着眼睛,开口说道:“上去看看?”

  我以前是个小心谨慎之人,但是从昆仑山出来,却越发的胆大包天,即便前方有千万人,心中也没有任何畏惧,微笑着说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

  三人快步向前,穿过一小片的阔叶林,前方出现一个小山谷。

  山谷之中黑漆漆一片,不过却有不少的反光。

  那是兵器的锋芒。

  我们小心翼翼地靠近,来到了最核心处,瞧见一群人聚在一块儿,有人问道:“如此说来,那武当山都是一帮没胆子的怂货咯?”

  这人一开腔,我顿时就听了出来。

  鲁大脚。

  这位夜复会的急先锋,却也是赶到了现场来,而随后,我听到那鲲鹏妖师开口说道:“武当山现如今都是些老成持重之辈,锐气全无,也是正常。”

  有一人哈哈大笑,说道:“盛世之年,太平许久,这帮人的血早就凉了下来,哪里还有什么斗志?哈哈,倘若天下宗门皆是如此,那我们夜复会的大事,指日可待了。”

  那人正说着,却有一人缓步站了出来,说道:“那也未必。”

  听到此人说话,我浑身一震,下意识地将手摸向了怀中去。

  胡车,这家伙,居然也来了。

918 918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小说推荐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