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妖二十年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七十一章 八岐大神初现身

第七十一章 八岐大神初现身

更新时间:2018-04-23 8:30:51

  瞧见那黑窟窿里,无数蛛网密集的场景,我的心情在那一瞬间,就跌落到了谷底里去。

  糟糕,糟糕,中计了。

  说来也是,以身体为解药,这么烂俗的梗儿,怎么可能是真的呢?

  只不过,那神户结衣自一开始,就是个人畜无害的模样,再加上因为霍京的关系,使得我即便是发现了许多的破绽,但还是主观地去愿意相信于她,以至于最终酿成了这般的结局。

  这就是被骗的思维陷阱。

  马一岙,作为无数修行者眼馋的香饽饽,居然被我们给傻不愣登地拱手相让,送给了对方。

  这事儿,简直是太蠢了。

  我越想越气,又气又惊,将金箍棒往旁边猛然一扫,把那整面墙都给砸开了来。

  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话语:“莫慌。”

  说话的人,却是王朝安。

  我心中有气,因为我被骗了情有可原,毕竟江湖经验不足,别人处心积虑,掉进了思维陷阱里去,但王朝安这样的老江湖都中了招,着实是有一些不可思议。

  我没有理会他的招呼,躬身朝前,走进了那黑乎乎的“盘丝洞”。

  而就在这个时候,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厉喝。

  “灵宝天尊,安慰身形。弟子魂魄,五脏玄冥。青龙白虎,对仗纷纭;朱雀玄武,侍卫我真。急急如律令!”

  这咒文念得又快又疾,当我走进那“盘丝洞”中之时,咒文已经念完毕了。

  而与此同时,原本黑乎乎的房间,此时此刻,却突然间爆发出了明亮的光芒来,将整个房间都给照得透亮。

  透过那层层蛛网,我瞧见了那光芒的来源。

  却是马一岙的身上。

  躺在床上的马一岙,身上充满了一种朦朦胧胧的光芒,这些光芒仿佛某种符箓一般,在他周身游动着,将他整个人都给护翼住,将他映衬得如同一块碧玉。

  瞧见这场景,我突然间明白了一件事情。

  王朝安的智商,并未有下线。

  他的诸多安排,其实不过是“将计就计”的策略而已。

  他甚至都知道了此刻的危险,所以故意在神户结衣进来之后,还将小钟黄给支走了。

  我回想起先前的种种古怪,方才明白,我被骗得团团转,但王朝安没有。

  他之所以如此好说话,却是早就在这儿等着呢。

  王朝安在马一岙的身上作了布置,使得那符箓的光芒汇成一片,将人给护住,不过我心忧马一岙的安全,金箍棒身之上,发出了剧烈的温度,让大棒子都烧红了起来,随后往前一挥,所过之处,那蛛网全部都开始燃烧了起来。

  而在这熊熊火焰之中,我瞧见了一具巨大的身躯。

  蜘蛛。

  如果是寻常的蜘蛛,出现在这五星级酒店的客房之中,我也不觉得什么,但在我面前的,却是一头宛如小汽车一样的巨大蜘蛛。

  这玩意撑起了身子,悬立于巨大的床上,口中不断吐着蛛丝,往下滑落而去。

  它强顶着那符箓焕发的光芒,想要将马一岙给缠成一个巨茧。

  而这玩意的尾部,还在朝着马一岙的身下点去。

  我瞧见这一幕,早已经不再思考,举起手中的金箍棒,就朝着那玩意给猛然挥去。

  金箍棒带着巨大的威能,落到了跟前,那巨大蜘蛛猛然一震,紧接着口中吐出了一大蓬的蛛丝来,仿佛一张巨大的网,落到了我的脸上。

  瞧见这个,我不惊反喜,大声喊道:“来得正好。”

  我举棍而上,体内的烛阴之力已经攀升至了巅峰状态,落到了金箍棒头,想要将这一张大网给灼烧起来。

  然而事与愿违,这一回的巨大蛛网,仿佛是凝聚了那畜生的精华部分,即便是炙热得快要冒烟的金箍棒,都没有办法破坏根本,反而让我一下子就被笼罩进了里面去,随后迅速收紧。

  那种古怪的粘稠感觉,让我一时之间,难以挣脱。

  而这个时候,那巨大的蜘蛛显然是感觉到了不对劲,居然用床单将马一岙裹住,然后抓着他,想要跳窗离开。

  就在此时,三尺青锋,拦住了这巨大的蜘蛛。

  唰!

  那锋芒陡落,却是斩在了蜘蛛的正脸。

  为求自保,那蜘蛛用前爪抵挡。

  这畜生浑身甲壳,坚韧无比,然而锋芒落在上面,却有火花乍起,紧接着王老爷子突进,手中的那一把铁尺上下翻飞,却是将一头偌大的蜘蛛给压制地难以寸进一步。

  那蜘蛛拼命反抗,却被王朝安老爷子给就地束缚,独木难支,下意识地往后退开。

  而这个时候,我已经挣脱了那张粘稠大网,再一次举棒而上。

  腹背受敌,难以再继,那畜生连续挨了几下之后,突然间大声叫道:“还在等什么?”

  下一秒,我瞧见那巨大的蜘蛛身型一扭,却是化作了一个浑身粘稠的娇小身影,落到了床上来。

  那人正是神户结衣,而她在这个时候,却是将手往马一岙的头上猛然一拍。

  啪……

  这一掌,拍在了马一岙的脑门上。

  王朝安早就看透了对方的伎俩,所以在神户结衣来之前的时候,就与小钟黄一起,借着清洁为由,在马一岙身上动了手脚,有了屏障,那神户结衣一掌拍下,立刻有光芒抵挡,拦住了她的这一击。

  然而神户结衣往下拍来的这一下,却并非是要伤害马一岙,而是结了手印。

  她手印如花,变换拍下,马一岙的身子突然一抖,从他的天灵盖处,却是腾然冒出了一股子的邪气来。

  那邪气翻滚,仿佛黑色,又仿佛灰色,从马一岙的天灵盖处喷薄而出,将整个房间都给充满了去,我感觉到内中仿佛蕴含着某种恐怖的力量,下意识地往后退开,而就在这个时候,那王朝安突然从怀里摸出了四面令旗来,朝着房屋的东南西北四角射去。

  一边甩旗,他一边猛然喝道:“天地玄宗,万气本根。广修亿劫,证吾神通!”

  轰……

  令旗落地,却有金光浮动,将这团团黑气给镇压住。

  双方的力量在相互倾轧,而在这样的僵持之中,一股荒凉的、可怖的,充满了无尽悲愤的声音,从那团邪气之中散发了出来。

  我瞧见那烟云翻滚,最终定型,却是化作了八个头及八个尾巴的巨大怪物,那玩意的眼睛如同“酸浆草”一般鲜红,背部上则长满了青苔和树木,腹部则溃烂状流着鲜血,头顶上则飘著八色阴云,庞大的身躯看上去,有如八座山峰、八条山谷般巨大。

  不过这玩意最终凝聚成形,却是化作了一个身高一米八的精壮男子,落到了房间里面。

  他的双目一片赤红,虽然全身赤坦,但并不裸露,因为上面充满了青苔与植株,将他给紧紧包裹住,与此同时,他身上有多处溃烂的伤口,散发出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恶臭。

  这个男人就这般站在了床前,目光宛如鹰隼,犀利地扫量四周,最后落到了神户结衣的身上来。

  他开口问道:“女人,你叫本尊前来,所为何事?”

  这人所说的话,并非日语,也不是汉语。

  而是妖语。

  很古老的妖语,与我从朱雀那里学来的,更加古老,许多的音调,我甚至都没有琢磨明白。

  而神户结衣在这个时候,却是直接趴在了地上去,然后将额头触地,大声说道:“小女子被人所逼,走投无路,还请八岐君帮我斩妖除魔,主持公道。”

  听到这话儿,那男子的双目在这一瞬间,爆发出了璀璨夺目的光芒来。

  与此同时,他转身过来,朝着我和王朝安望来。

  在那一瞬间,他的气势,攀升得直冲云霄之上。

  轰!

910 910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小说推荐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