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妖二十年

首页 > 未分类 > 平妖二十年第四十六章 重读西游记

平妖二十年第四十六章 重读西游记

更新时间:2018-03-21 21:02:02

第四十六章 重读西游记
真正恢复自由之后,我开始探索着自己身处的空间来,发现这是一个斜三角形的夹缝,除了金箍棒支撑的地方之外,旁边还有一些距离,是那整体的石板结构,逐渐往下,而另外一边,则是轰垮的碎石堆,空气从那石头的缝隙之中涌进来,我尝试着推了一下,却是结结实实,完全没有任何动弹的可能。

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,站立都成问题,更不用说找寻离开的道路。

我并没有死心,而是蜷缩在地上,试图从另外一处狭窄的口子往里爬,结果最终我发现,那边的狭窄出口,也是一大堆石头。

这儿给压得结结实实,一点操作的空间都没有。

我努力了好一会儿,最终不得不坐在了地上,开始思考起了一个问题来。

那个堪称恐怖的百盛魔君,他逃出去了么?

凭着那家伙的实力,能不能逃离这一次毁天灭地的崩塌之中?

又或者,他给直接封印,跌落到了那无底深坑之中去了?

其他人呢?

虽然我是掐着时间,将那结构石弄断的,但这么短暂而有限的时间里,白虎和马一岙到底能不能将科考队的人给救出,并且保证自己的安全呢?

他们到底逃离了没有?

而如果逃离了,会不会回来救我呢?

无数的问题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,而身处于这么一个狭窄黑暗空间里的我,越发感觉到了最深沉的无力。

在这样的绝境之中,我开始放声歌唱起来。

因为这儿,实在是太安静了。

安静得只能听到我的呼吸和心跳,这简直是太可怕了。

从《红日》唱到《海阔天空》,从《真的爱你》到《青春无悔》,从《大花轿》到《纤夫的爱》,我把能够想到的、会唱的歌,通通唱了一个遍,有的歌词能记住,记不住地就哼,肆意张狂地唱着,唱完就哭,哭完就笑,笑完就骂,骂完就满地打滚,滚到后面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,等我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,肚子里又憋了一泡尿。

我憋着尿,蹲在地上想了很久很久。

我发现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我如果想要坚持下去,就得坚定一个信仰,否则我估计要被这样的环境里给活活逼疯了去。

那个信仰是什么呢?

是希望,是坚定地相信,马一岙会回来救我的希望。

那个男人,是值得我托付的人。

我只有对他保持着强大的信心,方才能够坚持下去,而不至于像先前一样,自暴自弃。

极度的静谧和黑暗,绝对是能够吞噬理智的。

我能坚持多久,我自己也不知道。

我必须要奥有一个计划,能够在这个鬼地方,坚持更久的计划,只有如此,我方才能够活着等到马一岙来救我的那一天。

我一直憋到了膀胱炸裂,方才将整个计划给理清楚。

我待在这里,面临的最大问题,其实很简单。

四个字。

吃喝拉撒。

只要解决了这个,保障了基本的生存,别的就都是小事。

吃喝,有八卦袋里面的补给维持,而拉撒呢,这个怎么解决呢?

在这狭窄的空间里,我根本没办法修筑出一个厕所来。

难不成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我就得与一大堆屎尿屁为伍,最终活活熏晕,死在这里?

这也太憋屈了吧?

寻思了许久之后,我想起了一个办法来。

那就是烛阴之火。

这玩意,虽然不能够熔炼石头,但是对付区区排泄物,却是手到擒来的事情,而经过焚烧之后的排泄物,即便是有一些异味,但也比原生态的模样,要强上许多。

刚才那边的窄口处,其实还有不少的空间,虽然我不能爬过去,但是存放这些排泄物的焚烧过后的残渣,问题却不大。

而且,我以前看过一些相关的报道和新闻,说有人在沙漠里迷失了方向,然后没有了水源,最终是靠喝尿活下来的。

尿的成分有很多种,什么尿素,尿酸,肌酐,氨等,但最重要的,其实就是水。

而且水的占比成分,甚至达到了百分之九十六到九十七。

也就是说,其实只要经过处理的话,尿其实是可以循环利用的。

而且我困在这样的地方,体力无法消耗,对于饮食的摄入需求,其实并不多,我如果跟乌龟学习,有意识地将自己的新陈代谢放缓,原本计划两个月消耗完毕的补给,其实能够维持更久。

甚至可以耗个一年半载都不成问题。

另外我先前得到的“文曲勾兑丹”残篇,除了融炼妖丹之外,还有一些别的法门,其中就有辟谷手段。

所谓“辟谷”,它其实是道家一种延年益寿的修行方式,除了配合调息和行气来获得能量之外,与之配合的饮食调养,也是十分有用的办法,如果我将这门手段捡起来,能够维持的时间,说不定还能更久。

这般一想,我发现自己居然潜力无限。

我能够活得更久。

想清楚了这些,我找了一个空的矿泉水瓶,将那泡憋得快要炸裂的尿给放了出来,随后开始进行了简单的操作——我之前在国企的时候,就在化学实验室工作,简单的蒸馏和分离,原理相通,其实并不算难。

等分馏的成品出来,我闻了一下,感觉没有什么区别,随后尝了一口,啧啧,啤酒味……

呃,卧槽,我忘记换容器了。

噗……

接下来的时间变得有趣起来,我开始将自己所有新奇的想法单独拎出来,一个一个地试验,在这狭小的空间里,我乐此不疲地去尝试,发现自己所有的猜测都得到了一个不错的结果。

也就是说,我能够达到了一个简陋的循环,保证自己能够更长时间地存活下去。

事实上,无聊的时候,我闻了闻那干燥的排泄物,甚至有一种这玩意,也可以吃的幻觉。

当然,那仅仅只是一个幻觉。

我在短时间内,爆发出了极大的创造力来,不但将所有补给分配得妥妥帖帖,而且也小心整理着自己所处的空间,并且尝试着按照《文曲勾兑丹》上面的方法去进行辟谷,又开始调节着自己的修行节奏。

一天又一天,我渐渐地将所有法门都融会贯通,开始进入到了一种正轨状态,我也不用为生存问题而发愁。

然而这个时候,我却发现,自己突然陷入到了一种极度的颓废之中去。

长时间的封闭状态,将我给憋得快要疯了。

那种状态,很难跟别人去形容。

事实上,关小黑屋,在部队上,是一种很严重的处罚方式,在监狱里面也是一样,我还曾经看过一些新闻报道,说国外一些电视节目做过实验,将一群人分别关在一个房间里,不与外界沟通,独立生活,看看能够坚持多久,但无一例外的,是这些人都坚持不了三两天,甚至有的人一个下午就落败下来。

因为这样的状态,是会让一个正常人崩溃的。

而我此刻身处的环境,远比之前的所有情况,更加恶劣,并且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待了多少天。

总之一句话,这样的沉寂,当真让人发疯。

所以除了修行之外,我开始尝试着给自己找一些事情做,譬如唱歌,譬如在山壁上刻字,譬如自言自语,譬如一人分饰两角对话,而到了后来,将我从崩溃边缘挽救回来的,却是一本书。

那本书,叫做《西游记》,中国古代的四大名著之一,吴承恩先生的《西游记》。

当初在确定自己是那灵明石猴的血脉之后,我就去书店瞧过,后来在莽山休养的时候,我将整部《西游记》买来,翻来覆去地读了七八遍,凭借着成为夜行者之后开始变强的记忆力,几乎能够做到倒背如流,而此刻,我开始一字一句地背诵起了《西游记》来,消磨无聊的时间。

“诗曰:混沌未分天地乱,茫茫渺渺无人见。自从盘古破鸿蒙,开辟从兹清浊辨……”

“盖闻天地之数,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岁为一元。将一元分为十二会,乃子、丑、寅、卯、辰、巳、午、未、申、酉、戌、亥之十二支也……”

“那猴在山中,却会行走跳跃,食草木,饮涧泉,采山花,觅树果;与狼虫为伴,虎豹为群,獐鹿为友,猕猿为亲;夜宿石崖之下,朝游峰洞之中……”

我反复诵念,从头到尾,周而复始,除了修行、睡觉和吃喝拉撒之外,我几乎所有的时间,都放在了这事情上面。

渐渐的,我沉浸在了那波澜壮阔、荡气回肠的神话世界里去。

即便知道这是古人杜撰的小说话本,即便知道里面的孙大圣,与夜行者世界中传说的那位齐天大圣并不相同,但身具“灵明石猴”血脉的我,却还是忍不住代入其中。

到了后来,我竟然有一种庄周梦蝶,还是蝶梦庄周的幻觉。

我是谁?

谁是我?

我是侯漠,还是孙行者,还是齐天大圣——孙悟空?
(本章完)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小说推荐区